南京油烟机清洗

飞意翔保洁公司_南京油烟管道清洗_南京油烟净化器清洗_南京风机清洗_南京酒店饭店油烟机清洗公司

« 南京风机维修,南京油烟罩安装,南京油烟管道安装医院,饭店油烟机清洗,风机清洗,酒店维保 »

风机维修,维保

 南京飞意翔保洁服务有限公司手机号13770789681提供南京油烟机清洗,南京油烟管道清洗,南京油烟净化器清洗,南京风机清洗,南京风机维修,南京油烟罩安装,南京油烟管道安装,南京净化器安装,南京风机安装等专业服务

南京飞意翔保洁服务有限公司手机号13770789681提供南京油烟机清洗,南京油烟管道清洗,南京油烟净化器清洗,南京风机清洗,南京风机维修,南京油烟罩安装,南京油烟管道安装,南京净化器安装,南京风机安装等专业服务

油烟管道清洗,油烟净化器清洗,油烟机清洗,风机清洗

影子。 第三节中山的方言及研究历史 粤闽客三大方言并存是中山最具特色的方言现象,三种方言 不仅在中山市并存,而且是在一个镇甚至在一个乡也并存,有些 相邻的两个村子就操不同方言。 中山粤方言研究有语言学大师赵元任的《中山方言》 (1948),中山闽方言研究最早有丹麦学者易家乐的(隆都方言》 (1 956),之后又有美国学者包拟古研究南葫闽语的论文,国内的 则有张振兴、黄家教、詹伯慧等学者参与研究。可能是因为中山 客家话与当地的粤方言和闽方言相比显得太不起眼了,所以学界 对它也就淡漠了些,本人至今没有看到较详细的研究成果。不过 詹伯慧先生近年来则在多个场合呼吁要重视中山客家话的研究, 1999年在香港举行第七届国际粤方言研讨会上詹先生还说到: “对粤闽、粤客等的关系如何看待,迄今未见有相当分量的学术 论文发表,不免令人感到遗憾。粤、闽、客三大方言长期在粤方 言区交融杂处,有的地方(如中山市)明显存在粤、闽、客三种 方言共处并存的现象。三大方言必然存在着某些内在或外在的关 系,深人调查研究、梳理这些关系,无疑是粤方言研究者贵无旁 贷的事,也是粤语研究深人发展不可回避的一个重要课题。”(詹 伯慧,2以X))詹先生在这里是就粤方言研究问题而提出这个意见 的。我们认为,就客家话研究而言,同样需要深人调查研究、梳 理=古育间的关系.该个工作也是客家话研究深人发展不可回避母,而另一个就处理为“犷声母呢?(注:·表中日母的“让”和

疑母的“玉”,声母均应为、”)

    (3)虽然把“z"或“j”处理为零声母,但并不否定这个音

节前面有摩擦。王理嘉(1991)说:“零声母音节的实际读音并

不是以纯元音起头的,大多数人的发音中都带有摩擦。”所以取

消“:”或“j”声母后,并不影响中山客家话里这部分字的声母

实际读音的真实的反映。

三、声母特点

    学者在调查珠江三角洲的惠州、东莞、深圳、从化和中山五

个点的客家话后得出的结论是:“这些地方的客家话除惠州市内

的客家话有比较多的个性以外,其余东莞、深圳、中山、从化等

地的客家话都是共性多而个性很少。拿来和粤东被认为是客家方

言代表点的梅县客家话相比,是相当接近的。客家方言的一些主

要语音特征,在珠江三角洲的客家话中在都有所反映。”(詹伯慧

等,1990)如果单就声母的数量和音值来说,中山客家话与梅县

客家话①基本相同,一些梅县客家话的语音特征在中山客家话

里确实有所反映。但是,具体落实到每个字的字音时,就可以发

现,梅县客家话的某些语音特征在中山客家话里头表现出逐渐减

弱的趋势。

    1.古全浊声母读送气的字大量改读不送气。古全浊声母读

送气是客家话最突出的一个语音特点,’中山客家话在相当程度上

还保留着这种特征。但是,随着时间的推移,原来读送气的字也

逐渐变为读不送气,现存新老派不同读法可以证明某些现在读不

送气的字音原来还是读送气的,不送气是中山客家话变异的结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日历

最新评论及回复

最近发表

Powered By Z-Blog 1.8 Walle Build 100427